农历首页 中华民俗 农历知识 日历查询 黄道吉日 算命大全 特色短信 八字算命

中华上下五千年
世界上下五千年
公历生日看性格
查看历史上的今天
看看你的生日花语
在线八卦预测


世界上下五千年(现代卷)

密写信中的间谍线索

    1942年2月20日夜晚,一名机警的邮件检查员审视着一封寄往葡萄牙的邮件,从
一个航空信封里抽出一张打字纸。这是一位先生写给他一位老朋友的信件。但是,邮件的地
址可疑。美国反间谍人员早已注意到,这是德国间谍“投递”情报地址中的一处。
    几小时之后,在美国华盛顿联邦调查局实验室里,一个研究密写墨水的专家用一块浸透
化学药剂的海绵查出了在打字纸空白处密写的情报。其内容是纽约港内担任护航的军舰以及
货船的情况。
    联邦调查局深知,必须捉住这个间谍。如果这样的情报落入敌人之手,那么士兵和水手
的生命以及成千上万吨物资将会毁于一旦。但实验室只提供了简单线索。这封伪造的信件是
在一架“安德伍德”牌三排键后提式打字机上打出来的。特工人员只好大海捞针,立即检查
纽约地区全部打字机的出售和租借情况。
    在以后的10天之内,反间谍人员又发现了第二封和第三封信。这些信都是在纽约的邮
政局投寄的。这是否意味着这个间谍住在纽约呢?此人长相怎样?按常规,当警察搜捕一个
罪犯时,他们总是有一些有关罪犯特点的线索。然而,这一次联邦调查局却什么也没有。
    一天晚上,当一名特工人员审查这些信的影印件时,忽然发现一个破绽。有一封信的某
些段落的细节非常奇特,其中大部分纯属作者的虚构,但一些日常琐事也可能反映作者的真
实情况。于是这个特工人员怀着兴奋的心情,摘录了他认为是真实的那些内容。
    该人已结婚,有自己的房子。他有一只患过瘟热病的狗。他有职业,每天总是在早晨7
点和8点之间离开家。最近他换了一副眼镜。此外,他是一个空袭民防队的队员。
    在纽约市总共有98338名空袭民防队员。特工负责人听到这个想法时,不禁咧嘴笑
了:“民防队员的数量可不少,但比起芸芸众生800万人来说总要好办得多吧!我们至少
得到了可以搭上一个脚尖的立足点。”
    联邦调查局以顽强的毅力立即开始审查每个民防队队员。对已婚、有住宅、养狗、戴眼
镜者重点审查。后来由于更多的信件被截获,该人的形象开始显现出来:他有一个菜园子;
他的家正在遭受取消赎回抵押品权利的威胁;他希望拥有一个养鸡场等等。虽然那个无形间
谍的影子仍然飘忽不定,但是目标毕竟缩小了。
    4月14日夜间,特工人员又截获第12封信。检查人员从这封信里发现这样一段文
字:“这里的天气已十分暖和了,树上的蓓蕾正含苞欲放。这总是使我回忆起我们在埃斯托
利尔海滩度过的那些美好的日子……。”埃斯托利尔!联邦调查局知道这个地方,那是里斯
本郊外几英里的海滨避暑胜地,德国间谍经常在那里接头。
    于是,联邦调查局召开会议,决定查出从1941年春天以来从里斯本进入美国的每个
美国公民和外国人。但手头没有照片可同护照上的相片对照,也没有指纹和姓名。这时,有
个特工人员高声说:“有了!我们有该人亲笔签名的一个非常好的标本——信上的签字——
弗莱德·刘易斯。这个名字是伪造的,但伪造笔迹几乎同改变指纹一样困难。”
    次日早晨,调查局的手迹专家带着要搜捕的间谍签名影印件,开始了查阅成千上万张海
关申报单的工作,因为每个上岸的人都必须填报海关行李申报单。1941年,是里斯本难
民大量外流的时期。申报单上的签名手迹是五花八门的,有波兰文、德文、法文、荷兰文、
俄文,以至立陶宛文。
    研究字迹是一门科学。在一个“e”字母上的一点点扭曲,或者在“I”这个字母上带个
环,都会提供研究的线索。每张申报单都要经过缜密的观察。日复一日,月复一月,专家们
对堆积如山卷宗进行了认真地核查。
    1943年6月9日晚上9时,一个特工人员从纽约海关办事处的卷宗堆里抽出了一张
申报单,即已查阅过的第4881张。当他注意到申报单底部的签名时,他的厌倦情绪顿时
消失了。他把这张申报单置于放大镜下,出现了同密信的签名完全相同的带环的“e”,同
样倾斜的“e”和完全一样的斜写的“s”。这个专家不禁叫出声来。他的同事为之大吃
一惊。那天夜晚,在华盛顿的实验室里拍照了这个签字,同时放大字迹,并同间谍信上的签
名进行比较。最后,专家们作出了结论:这个民防队队员的名字叫欧纳斯特·弗·莱密兹。
此人住在纽约斯塔顿岛,汤金斯维尔,牛津,123号。1小时之后,几个特工人员赶到牛
津,开始严密监视这所被查出的房子。清晨7时15分,一名高个儿的瘦削男人,戴着一副
眼镜,从门里走出来。一名特工人员若无其事地跟踪他。可疑分子在离住所不远的地方,转
身进入一家餐厅。特工人员也走了进去。被跟踪的人穿着一件肮脏的衣服,开始擦地板。看
上去,他大约有50多岁,有一头棕色的头发。在以后的16个昼夜,这个可疑分子继续被
跟踪。特工人员装成推销员和常在酒吧游逛的人,同来餐厅里的人说长道短。特工人员发现
了人们谈论他的许多事情。比如,他们说银行撤消了他赎取抵押品的权利;他是本区一个民
防队队员;有一条狗,但因患瘟热病于去年夏天死掉了;他在岛上有一个最好的菜园子,还
想买进一个养鸡场等等。总之,人们谈论的事情,都与邮件检查员从间谍信上摘录的内容相
吻合。至此,疑点渐渐集中在欧纳斯特·弗·莱密兹身上。
    1943年6月27日早晨8时,即在第一封间谍信被截获1年4个月零7天之后,莱
密兹被带到联邦调查局的办公室,并把所有有关信件都放在他的面前。大量事实俱在、他只
得在一份招供书上签字画押。
    他第一次抵达美国是在1908年,在德国驻纽约领事馆充当办事员。他曾几次返回德
国。最后一次是在1938年,被纳粹间谍机关所录用,受过严格的特工训练。1941年
春天他奉命返回美国,找到固定职业,装成普通平民。他出色地混迹于普通人之中。给人以
善良的假象。他被捕后,斯塔顿岛上的一位妇女还说:“莱密兹连个跳蚤都不会伤害。”
    在他的供词中,还招出了另外一名间谍欧文·第斯普莱托。他们受到审讯后,被判处3
0年有期徒刑。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