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首页 中华民俗 农历知识 日历查询 黄道吉日 算命大全 特色短信 八字算命

中华上下五千年
世界上下五千年
公历生日看性格
查看历史上的今天
看看你的生日花语
在线八卦预测


世界上下五千年(现代卷)

“国会纵火案”

    1933年2月27日晚上,德国首都柏林繁忙了一天的街道上开始渐渐安静下来。
    “国会起火了!”随着一声叫喊,只见座落在共和广场旁的国会大厦浓烟滚滚,火焰顿
起。一道红光照亮夜空,很快火舌吞噬了大厦的中央圆顶,这座用10年时间建成的巨大建
筑物笼罩在浓浓的烟雾和火光之中。
    国会议长戈林很快来到现场。他满脸通红,两眼放光,挥动着双拳,大声喊着:“这是
共产党干的!这是共产党反对新政府的罪证!我们一定不能再坐等!我们要毫不留情地对付
他们,把他们抓起来杀掉!”
    几分钟后,德国总理希特勒和宣传部长戈培尔来到现场。希特勒对一旁的外国记者说
道:“这是神的指示,我们要消灭共产党人!”
    当夜,德国政府发表通告宣布是共产党人放火烧了国会大厦,并声称纳粹冲锋队在现场
抓到的一个名叫卢勃的荷兰“共产党员”是“纵火犯”。
    第二天,希特勒党徒按照早已拟定好的名单开始了大搜捕。希特勒又颁布了紧急法令,
勒令解散除法西斯党以外的一切政党,取缔工会及一切结社、集会。
    盖世太保(秘密警察)横行无忌,到处抓人、杀人,德国共产党领袖恩斯特、台尔曼和
1.8万名共产党员被捕入狱。连正在德国的共产国际西欧局领导,保加利亚共产党主席席
格·季米特洛夫和另外两名保共活动家也遭到逮捕。
    很显然,这是个蓄谋已久的阴谋。
    当时,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之后德国政局动荡不定。希特勒抓住时机,用盅惑人心的口号
煽起一部分德国资产阶级的复仇心理和反对共产主义情绪,1933年初,希特勒骗取了资
产阶级信任,担任总理,建立了法西斯军事专制的德意志第三帝国,加紧实行自己的侵略战
争政策。
    以台尔曼为首的德国共产党在德国人民当中威望很高,对法西斯主义斗争也最坚决,成
了希特勒的“眼中钉”。为防止共产党人在选举中获胜,并进一步控制全国,法西斯分子大
造反对共产党舆论。“国会纵火案”正是在这种形势下发生的。9月,纳粹分子宣布在莱比
锡法庭公开审理这个案件。开庭的前一天,世界许多新闻工作者和进步律师组成的“国际调
查委员会”,公布了大量人证物证,证明被控告的共产党人无罪,并提出有根据的怀疑:国
会大厦是纳粹党领导人烧的,或是在他们指使下烧的。保加利亚、德国、法国、美国的25
名律师还自愿为季米特洛夫辩护,但纳粹帝国法庭不允许被告人自由选择辩护人。于是,季
米特洛夫决定自己为自己进行政治辩护,与法西斯分子作针锋相对的斗争,戳穿他们的阴
谋。开庭第三天,轮到季米特洛夫出庭。他说:“不错,我是一个布尔什维克,无产阶级革
命家……但是,正因为如此,我不是一个恐怖主义冒险家,不是阴谋家,不是政变的组织
者,也不是纵火者……”实际上国会着火那天,季米特洛夫根本不在柏林。
    季米特洛夫慷慨陈辞,严正地驳斥了法西斯分子嫁祸于共产党的卑鄙手法。他把法庭变
成了讲坛,利用它来阐明共产党、共产国际的纲领和策略。
    法庭庭长听着这位政治宣传家的长篇演讲,觉得他好像变成了法官,是他在掌握着审讯
的方向。他慌忙打断季米特洛夫的演讲,拉出了所谓的“纵火犯”卢勃,问道:
    “你跟纵火犯是什么关系?你们是怎样密谋的?”
    季米特洛夫转过身,两眼炯炯有神地盯着卢勃说:“你当众说明,你什么时候见过我?
是什么时候认识我的?”
    “我不认识你,也没见过你。”卢勃答道;
    季米特洛夫对着整个法庭朗声说:“问题无疑是很清楚的。在这场审判中,卢勃只不过
是被操纵的木偶,可怜的木偶被送交法庭,而操纵者已逃之夭夭。作为一个无辜的被告,尤
其是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和共产国际的成员,我对立即彻底查清国会纵火案,捉拿真正的元
凶,是很感兴趣的。”
    庭长眼看季米特洛夫要把审判引向追查幕后策划者,又立即打断他的话,对他进行威
胁。季米特洛夫毫不畏惧,直截了当地提出了一个对法西斯分子最可怕的问题:“纵火者不
是通过通往国会的通道进去的吗?”
    庭长失去了自制,吼叫起来:“这个问题不准讨论!”随即宣布休庭。
    法庭后来又进行了几次审判,结果都以失败告终。纳粹党头目们发现他们的策划正在失
去控制,便决定由纳粹头子戈林到法庭“作证”。
    戈林指手划脚地胡说了半个钟头,季米特洛夫发言,开始反问戈林:“那个荷兰人在起
火之前正是在警察宿舍里过的夜,他是怎样潜入国会的呢?应当先从警察和他们的头头中找
出纵火犯来。”
    戈林气得高声尖叫:“我不是来让你像法官似地来审问我的,你是早该上断头台的罪
犯”。
    戈林的失态表现使法官都感到难为情了,他连忙结束了这场争论。纳粹分子的这一招又
告“失灵”。
    在莱比锡审判中,季米特洛夫给了刚刚上台的德国法西斯第一次政治道德上的无情打
击。由于他的英勇斗争,同时,各国共产党、法西斯受害者国际援救委员会和其他反法西斯
组织也举行了大规模的声援活动,莱比锡法庭终于被迫无罪释放季米特洛夫等四人,但判处
卢勃死刑。“国会纵火案”的“谜底”后来也真相大白。
    原来,是纳粹党的柏林冲锋队队长带领他的部下,经过通到国会大厦下的一条地下暖气
管通道,钻到国会大厦,洒上汽油和易燃化学品,点了火,然后从原路回到戈林的议长府。
同时,纳粹冲锋队找到了对放火有癖好的荷兰人卢勃,让他再放了几把火。
    希特勒利用“国会纵火案”控制全国的目的是暂时达到了,从1933年开始,德国开
始了公开的战争准备。整个欧洲都笼罩在紧张不安的气氛中。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目录